放下焦虑,不做“分数控”

案例:

“一模”结束后,成绩还算不错的大成算是暂时松了口气。高三开学以来,考试次数明显增多,大成的成绩虽然忽高忽低,但他对学习还是很有信心的,希望通过这一年的不懈努力在高考中达成所愿。只是这几个月里,妈妈有点令他头疼。每次跟妈妈说成绩时,但凡有一门功课分数下降,妈妈就会唠叨个没完没了,并从高一历次考试说起,让大成总结经验;说到大学,让大成戒骄戒躁;说到父母的辛苦,让大成不要辜负他们……大成觉得原来的妈妈不是这样,自己没考好的时候,妈妈总会劝慰自己,怎么一到高三就变了呢?

小沙的妈妈最近逢人就说:“小沙的物理成绩总也没有提升,如果再这样下去高考肯定没戏了。”小沙增加了习题量,参加了一对一辅导,可效果并不明显。小沙很受挫,懂事的她偷偷哭了几次,不敢让妈妈看见。她对自己也产生了怀疑:我当时选择理科就是错误,高考肯定没戏了。

分析:

高三第二学期已过半,考生渐渐适应了冲刺期紧张的学习生活。频繁的考试和成绩考验着每名考生。孩子在磨练中大多“能接受”“习惯了”以及“睡一觉就忘了”,可许多父母却坐不住了,不由得焦虑起来。父母焦虑的表现各不相同,有的父母盯着孩子的一举一动,担心孩子不学习,发现孩子在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就会特别生气,并且浮想联翩:孩子是不是网络成瘾?是不是谈恋爱了?有的父母变得格外唠叨,对高考的各项事宜、孩子的成绩、孩子的身体状况都表现出极大的“关注”,不仅忽略了自己的工作和其他家庭成员,严重时还会影响身心健康。父母总在默默地承受着,殊不知情绪也会蔓延。心理学研究表明,负面情绪比正面情绪更容易传染。因为接收情绪的人会努力安抚释放情绪的人,这使得这种情绪更易蔓延。而在关系密切的人之间,例如家人和恋人,这种情绪“感染”会更明显。

支招:

面对高考,焦虑的父母要冷静下来,反思焦虑主要源于对大学与孩子前途的认知,还是对孩子自我管理能力的不信任。从表面上看,因为孩子要高考,父母才焦虑;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孩子高考是他们自己的事,孩子并没有让父母紧张的意思。父母要认识到自己的焦虑与紧张,学会与它们共处,想办法放下焦虑,在短暂的高三备考中,尽力为真正承受更多压力的孩子提供帮助。

首先,父母要正视焦虑。焦虑只是一种情绪,它提供给我们很多信息,可能是父母对孩子的期待有不合理之处,可能是父母的想法与孩子的客观实际有偏差。父母要从改变自己的想法开始。自己想不明白的时候,也可寻求另一半的帮助。夫妻间要彼此支持,想办法缓解对方的忧虑。

其次,除了理清思路外,还要做好自己。高三阶段,父母要像往常一样做好本职工作。即使孩子要高考,父母需要抽出更多时间照顾孩子,但做好本职工作不仅能让父母感觉更充实,更能实现自身价值,为孩子树立榜样,规划好生活。

再次,父母要转移注意力。比如有的父母愿意钻研烹饪,为孩子准备早餐和晚餐,传递关爱;有的父母喜欢读书或练字,与孩子一起努力;还有的父母愿意走出家门散步、锻炼身体,把安静的学习环境留给孩子,也把父母的信任传递给了孩子。

父母要放下焦虑,不做“分数控”,把分数还给孩子,把高考还给孩子,做孩子坚强的守护者,孩子才能从容应对高考。